潘卡吉·米希拉:致富——在上海

  • 时间:
  • 浏览:1
  • 来源:分分时时彩_分分时时彩网站_去哪玩分分时时彩

  上海的断简残垣很令人惊讶,毕竟这是有二个 十分现代化的城市。城中心大街上、就在取名为「富门」的高级住宅区旁边,有四种 低矮的房子被摧毁了,而其残破之景况反映在高楼的玻璃表层。在上海最古老的地区,东家屯,怪手在有二个 礼拜之内就会来到,而老妇人在拥挤的巷弄里蹲着,沉默而束手无策地面对着怪手。

  但你无法对上海太伤感,四种 地方,就像孟买一样,在十九世纪时,是靠着鸦片贸易兴建起来的。一群黑帮、政客以及外商统治此城二个 劲到1949年共产党接收为止。在什么半殖民的占领年代,上海得了「亚洲妓女」的浑名,在张艺谋的《摇啊摇,摇到外婆桥》、或陈凯歌的《风月》里闪烁着旧中国的光辉。但每年全部都不 成千上万的穷人路倒在租界区的街道上。

  今日上海外滩上的乞丐谨慎地接近你,外滩指的是黄浦江的加固河堤,过去全都在这里,林立的大房子充斥着银行、洋行以及外国主子的外交使馆。现在穷人比较不显而易见了,但你很容易就可不前要看出什么人是来自贫穷的乡村,大伙儿穿著褪色的湖蓝色毛装,以及蒙尘的皮鞋,注视着南京路的超级百货公司,还有浦东闪烁的霓虹灯。小说家王安忆,坐在我下榻旅馆、浦东一栋丑陋的大楼里,说:「这里非要 文化!」我不取舍在此市最时髦的新区里最缺乏的是文化,四种 地方在短短十年之内,就从外滩不远的泥巴地上兴建而起,或者刻意设计成全球化的中国的财富与权力的象征物。后现代的摩天大楼矮化了外滩的圆顶以及钟塔,过去后者对于大班以及来到上海、戴着草帽的欧洲观光客是四种 安慰的象征。闪亮的新工业区--以及造景的花园--漫延整个郊区。上海重新得回它作为中国经济引擎的角色,与亚洲资本主义的重镇。

  中国以出口导向经济的成果,对大多数中国人来说,非要部份是显而易见的。超过一亿五千万人每天前要只靠一美元生存;有两亿人前要失去乡村,到世界上污染最严重的城市去找工作,而大伙儿在那里的生活环境非常差。去年有四百万人参加了八万七千次抗议,大部份全部都不 反抗官方非法取得农地。在亚曼尼以及法拉利的宽广展示间里,有二个 新精英阶级努力购物,以证明邓小平所说的:「致富光荣,贫穷可耻」。倘若你到了这里,那我中国,那里的党官员任意收费、税加在税,缺乏国家投资而是因为公共卫生以及基本教育系统恶化的那个地方,似乎相当遥远。

  1920、191000年代的知识分子读着马克思与列宁,梦想着革命的富江路大型书店里,今日充斥着商业书籍,以及美国CEO的传记。美国与欧洲的商人挤满旅馆大厅、外国人常去的咖啡馆以及酒吧--什么人是旧大班新版本,你仍然可不前要听到大伙儿在抱怨地方工资太高、技术工人缺乏等等。夜店里到处全部都不 单身年轻的白人--通常身边全部都不 只一位中国女伴。而地方报纸的分类广告版上全部全部都不 寻找看顾孩子的奶妈的广告。

  城市的旧中心被摧毁以迎合什么新精英的需求。豪华的住宅区兴起,以容纳外国商人、资深党官以及新富。什么建筑物全部都不 着怪异混杂外表--美国殖民地的外表、新古典的梁柱、巴洛克式的石膏装饰、都铎式的上梁:它们象征着有二个 在跨国际有钱有势的精英新占领下的城市。

  其它人就靠大伙儿所拥有的勉强生活。一天下午,就在抵达上海不久,我旅行过一条高速公路,从市中心来到外围高耸的住宅区,这里是为一群从弄堂里被赶出来的人所建筑的房子。锈斑以及尘垢是因为将什么建筑物染色了,电梯故障,水压很低,住户前要爬楼梯上上下下用塑料桶子提水,然而在四种 早衰大楼的住户,与遥远市郊的住民比起来,似乎仍然是有特权的,在那里大伙儿非要挤着住在再度区隔的房子里、阳台封起、窗外的风景是让油烟熏黑的泥巴巷弄以及暴露的排水管。

  朱学勤

  我当时正要去见朱学勤,全都中国自称当事人为「自由主义」派知识分子里最有名的一位。在1998年,过去常常公开批评共产政府的朱先生,为批判中国官僚腐化的《现代化的陷阱》一书写了介绍文,很久此书就被禁了;而我预期会见到他住在有二个 困窘的环境里。

  然而结果全部都不 ,大伙儿家在有二个 称为「加州花园」的住宅区里,其建筑物充足奇怪而普世的风格,每户全部都不 私人停车位以及小花园,颇符其名。我在门口脱下鞋子,套上看起来像是有二个 塑料浴帽的东西在脚上。开放式的客厅里有着闪亮的假大理石地板、还有有二个 花岗石的火炉,是因为上海温和的冬天以致于用不上。一瓶半喝掉的中国红心弥胡桃 酒--红心弥胡桃 酒是四种 中国试图赶上西方的消费物品之一--站在一角的餐桌上。

  在文革刚开始时,朱学勤前一天在上海念完小学。他为了配合毛泽东向贫下工农学习运动,他自愿跟一群充满理想的学生到河南最穷的地区去,大伙儿希望在那可不前要够结合劳动还有自习。在1972年,他跟着大伙儿同去到一家工厂去,或者在那里十年,白天工作晚上读书,就在邓小平刚开始将中国的国家经济多量市场化的前一天终于在1982年回到学校,。

  他无私、无敌意地描述他在文革的经验:他对于毛的敬意要怎样转变成不只对毛主席、甚至对革命四种 观念、以及早在18世纪就兴起的群众运动的不信任。他在那漫长的下放日子里,读任何他可不前要拿到手的材料,包括有关法国大革命以及卢梭,而后者全都他博士论文的题目。

  他在有二个 资深干部常去的书店里发现一本雀斯特??鲍尔斯(Chester Bowles)的甘地传,雀斯特??鲍尔斯是不情愿的冷战战士,也是美国在191000与191000年代派驻印度的大使。朱学勤告诉我,毛那我谴责甘地是个反革命份子,而四种 点很久四种 中国人认为甘地一生是因为盖棺论定。或者读过鲍尔斯的书的朱学勤,刚开始认为鼓励民主革命、非暴力有无 强迫的甘地,比毛泽东更伟大。他告诉我:「即使尼赫鲁都比毛伟大。」

  然而现在他支持的全部都不 甘地对现代工业文明的批评,也全部都不 尼赫鲁的费边社会主义。他与其它知识分子自从191000年代以来所倡议的是,遵照西方路线的快速现代化。朱学勤的思考太过独立,以致于并不一定尊崇福里曼(Milton Friedman)或海耶克(Friedrich Hayek),两位分别是里根式经济与撒切尔主义的教父,这两位在191000年代在中国十分流行。他对新儒家或新威权主义者,什么定期提议要填补后毛时代的意识特征真空者也没什么耐性。或者他也小心地对一位外国学者提出来的,将五四运动的影响与毛泽东主义的灾难加以连结,表达有限的支持。

  他相信四种 国家前要的是有二个 真正自由的市场经济,保证各式的自由,或者,大概 在其理想的形式里,与民主不应分割,然而他也在同去害怕什么是因为性,都不 因大众文化的商业化而窒息。这全都中国自由派之间的广泛共识,大伙儿支持市场改革,但指控政府并不一定在最重要的地方加以改革:赋予人民法律以及宪法的权利。四种 类似于的「异议份子」,如刘军宁、余杰,常常在美国媒体的中国知识分子的报导里二个 劲出现,而美国的报导二个 劲假设:自由的市场是因为保证民主,或者在报导中摆荡于于中国专制政府的过份、以及自由资本经济的充足果实之间。然而,在中国四种 ,知识分子渐渐对全球化产生怀疑与政治抗拒,一阵一阵是对于官方的非自由意识特征的抗拒,是因为四种 意识特征提供什么都这麼任何法律妙招解决日益严重的贫穷与不平等疑问,只说私人财富的次责太满,最终将对每人全部都不 好处。

  朱学勤对于所谓的「新左派」也相当怀疑,「新左派」由作家、学者、活跃人士所组成,大伙儿在过去十年间崛起,或者是中国所谓「经济奇迹」、及其带来的社会、文化、环境的惨重代价最重要批评者--福利国家的解体,极度不平等与腐化、失业率增高、广泛的污染所造成的天空中二个 劲不散的乌云、黑色的河川。而新自由主义、后现代主义、民族主义、以及毛泽东思想的支持者,全都得不承认新左派对于中国统治阶级的渐增影响力。或者朱学勤告诉我,中国前要的是更多市场导向的改革,或者认为政府过度介入自由市场的机制才是不平等与不正义的始作俑者--「看不见的脚」踩在「看不见的手」上。

  他儿子是个高高、绑着马尾的年轻人,加入了大伙儿的谈话。我问他在哪里高就,他微笑着回答:「我是个扒粪着。」他继续解释他是份新杂志的记者,这份杂志在一定程度上被党中央允许暴露官僚的腐化与无能,以及对于工人与农民的剥削。杂志的总部在北京,他前两周全部都不 江苏省采访,调查有二个 地方官员作为「样板村」的市场改革成功的模范村,他发现的是那我任用亲信、以及浮夸数字的熟悉故事。

  朱学勤说,中国前要对西方更加开放。他对民族主义没什么耐心,然而民族主义却被新左派认为是有潜力而有效的资源,朱学勤却认为,其反日与反西方的形式,全都共党政权所煽动,以获得统治的正当性。就像文革所证明的,群众的政治运动只会造成混乱,或者增强独裁统治,而全部都不 促使民主。什么看法是保守而全部都不 自由派的,似乎是西方的影响,或者朱学勤活过了毛主义的狂热,亲身体验过混乱是什么样子。

  那个傍晚,我回到上海市中心,经过一片抢劫与强占的证据,我怀疑朱学勒是因为畏缩于文革的混乱,会不让变得像四种 贫穷国大伙儿家的中产阶级人民,在努力达成当事人的稳定与安全后,无法忍受看多什么事情再被巅覆:将社会正义与经济正义视为当事人威胁、或者潜意识地希望限制民主成为四种 法律与宪政的制式主义,并在此过程中不可解决地让高等知识分子与少数人,比起无特权的多数人,更加有权力。

  朱说,甘地与尼赫鲁比毛泽东更伟大,而我短暂怀疑这有无 全都我这位印度访客的客气之言。但四种 比较,那我一度是四种 中国人与印度人的日常对话。在近年,这有二个 国家渐渐成为四种 胜利论述的主角:西式的资本主义与现代化要怎样向非西方人民显示一条通往进步与发展的道路。然而对于四种 印度人与中国人而言,大伙儿的国家经验与认同,全部都不 形塑于摆脱西方军事与经济的压迫、而争取自由的过程。

  印度与中国

  印度与中国全部都不 在1940年代以主权国家的姿态崛起,戮力于社会主义的现代化,却彼此以耽心的眼光互相注视。大伙儿在独立后的十年一阵一阵亲近,努力抗拒美国要大伙儿加入冷战的压力,或者为后殖民国家介定四种 中立的外交政策。在1955年的印尼万隆会议里,中国的领袖看起来好象是尼赫鲁的同志,同去努力让当事人国家数以千万的人民摆脱贫穷。

  或者,二个 劲之间,在1962年,这两国为了英国人随意画定的边界而起争议,是因为战争。印度的军队在中国的领土里建立哨所,激活了双方的敌意;中共的人民解放军反击,赶走了印度军队,签署停火,或者收回那我的界线内。此时,毛泽东与周恩来在印度人民心目中看起来似乎非常不可靠;而四种 印度人渐渐依赖美国提供的对中国的信息,或者以西方冷战争的恐惧与偏见的眼光来看待中国。此次的战争造成两国长期的互相敌视与冷眼相待,二个 劲到191000年代,这有二个 国家的统治阶级刚开始致力经济自由化,边界疑问不再重要。

  印度的政治人物与商界,以及英语媒体里支持大伙儿的人,看着非要 多资本流入中国--是流入印度的十倍--还有中国的沿海城市的发展,感到极为羡慕。什么新印度精英,刚开始对尼赫鲁的经济平等与社会正义的愿景感到不耐烦,指出邓小平的改革全都财富的创造必然先于革除贫穷、文盲与疾病的证据。在此同去,四种 中国知识分子也密切观察到,印度一下子就允许普世的选举权,是因为带给印度超过中国更多的政府公信力。但四种 有权有势的印度人刚开始认为代表式政治很讨厌--我知道你,这全都印度未能收到像中国一样多外资的是因为。是因为中国是因为证明独裁系统比新自由系统,更能帮助而全部都不 阻碍经济的成长(我嘴笨 大伙儿并非要 明确说出来),然而独裁系统可不前要确保劳动法、工会、立法机构、司法机构以及害怕造成环境破坏的恐惧,全部都不 能阻碍国营事业的私有化、农地重新分配、提供商人补助以及减税、是因为让财富集中在少数人身前。

  目前在印度与中国的穷人加起来,比整个非洲都多。但这两国的领袖,是因为答应要将大伙儿国内庞大的人口带入西法律妙招的消费社会,或者好象先进国家一样,极有自信地竞逐着世界的资源:在拉哥斯(奈吉利亚)、德黑兰、卡拉卡斯(委内瑞拉)达成石油交易,又在各地寻求铁矿、铜、以及木材。中国与印度也渐渐变成世界最大的二氧化碳气体排放者。

  在这有二个 国大伙儿家,新致富的人拥有类似于的愿望。我所访问过的浙江茶村一位有钱茶农的大伙儿家,也很像是印度新富的家,铺着大理石地板、26吋电视、一位眼里有泪的白人女孩的巨型海报、奢华的沙发、有着淋浴间的浴室、马桶、厨房餐厅里有崭新的微波炉,还有四种 其它很少使用的新家电。

  作为有二个 印度人在中国城市里,感觉熟悉的是拥挤的人群,生动的街道,开放式的店面与小吃摊,还有卖着名牌的大型百货公司,奔驰与BMW卡在打结的交通里,大型的广告看板广告着综艺节目,(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5419.html